帅气如我!

失踪多日。

腿部多次改动让我废了吧。

【玛丽苏】重生之我要复仇

极度沙雕!极度玛丽苏!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沙雕】

梦殇,我的妹妹,现在正在拿刀捅她自己。

“啊啊啊——!”她发出了足以让全世界的听到的尖叫,然后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这时,我的男友突然赶来,梦殇哭得更厉害了,她一把把刀塞我手里,然后昏了过去。男友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他生气的指着我骂“你个龟孙儿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今天居然去捅你妹妹哦我真是瞎了个眼的哦居然碰上你这么个玩意真是气死我了!”他生气的时候也是那么迷人,帅气。我一时竟有些看呆,反应过来我也嘤嘤嘤的哭了“不是!不是我啊嘤嘤嘤!你听我解释!”

男友反了个白眼,接着抱起妹妹,没想到一抱居然抱不动,便拖着妹妹的脚走了,边走边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看到此景我觉得万分悲伤,竟感觉一股神秘力量在薅我的头发!我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我的眼泪在空中挥发,变成了五颜六色的宝石!我接着哭,宝石也继续掉落,下面很快聚集了一群人,他们指指点点,似乎再说这人是不是仙女!我生气了,怎么可以说我是仙女呢!我嘟起我的樱桃小嘴,正要朝他们嘤嘤嘤,结果却飞走了!真是讨厌!嘤嘤嘤!

沙雕使我快乐!玛丽苏使我快乐!( ͡° ͜ʖ ͡°)✧【怎么你写沙雕就这么快呢?】

【佣园】请你喜欢我

注意事项点头像看【一】
那么,开始——

艾玛打开门,屋外站着她的心上人,此时,他正在向艾玛询问着什么,这可是黑女巫啊。艾玛看着他蠕动的嘴唇,不情愿的听他说出“艾米丽小姐”。但这是计划的一部分,她必须好好遵守。窗外乌鸦嘎嘎飞过,叫回了艾玛的神智。回神的艾玛盯着奈布,这让他有些不自在。

“请问……尊敬的黑女巫小姐,您可以答应我的愿望吗,我可以为此付出代价。”奈布一出口就后悔了,他把私下的话语说出来了,恐怕是她要不高兴了,毕竟没有女巫会承认自己是黑女巫。

艾玛的确不高兴了,不过她在乎的不是黑女巫,而是他疏远的称呼。为什么对那个小医生,他就会亲切的叫“艾米丽小姐”

但现在也不是在乎这些的时候。

艾玛微笑着把奈布请进屋子,艾玛的屋子有着浓烈的草药味,但意外的很干净。奈布见艾玛似是忽略了他刚才的话,便重复了一遍。

艾玛仍是不清不淡地笑着,她没有着急回答奈布的问题,而是先做了一遍自我介绍,给奈布到了一杯醇厚的咖啡,才慢条斯理地回答,

“没有问题,我会帮你剥下狼皮。但是我并不需要你的代价,那玩意对我没用;或者说,我还没有想好,待我想好在向你索要。”奈布同意了。


艾玛将刀子淋上汁药——没错,还是物理方法。甩了甩多余的汁药,艾玛在奈布身上虚比了比,刀光一闪,一块皮毛飘落了下来。艾玛观察着奈布,这种方法虽然不会流血,但极为疼痛。奈布闭着眼睛,看起来并不疼痛——如果忽略那发白的嘴唇。


不错。这是艾玛对奈布的评价,不惧痛苦却控制不了身体的反应。迅速地切下了其余的皮毛,艾玛把镜子扯到奈布面前,当他睁眼的时候,将会看到一位年轻的“人类”出现在镜子里。




我真的没有咕咕咕!开学了嘤嘤嘤!

嘿嘿嘿。
后来他就怂了。
毛都没说。
挂他。
园丁炸你嘛了吗?
没炸你嘚嘚个毛。
我要嘴臭了。
【嘴臭警告】
玩园丁的人没使好园丁就说园丁混蛋,你骂的时候想过自己是不是了嘛?为啥和别人说话就礼貌就对你嘴臭呢?为啥我会挂椅子你知道吗,眼看佣兵要跪了我去把黑白引开了。佣兵知道我啥意思给我抗刀救了,又给你们拖了一段时间我上椅子飞了。我要不去救佣兵拖时间你能修完五台?哦对啊,医生修了三台半,我修一台,佣兵合修半台,这么说你才修一台啊。然后也飞了。自己能力那么差还说别人,您的脸呢?园丁给你炸了吗?没有?那你针对园丁干个ji?

看b站视频说牵绊连接可以出A,我就拿了两万五牵绊去试了一下,抽了快120抽的时候已经绝望了,想着抽完这个攒着,结果一发盾叔……可以,很棒。怎么就没和视频里一样七千出璐璐呢?【你tam】

【佣园】请你喜欢我

  先做个通知!神的逆子目前更不了了因为我忘了剧情大概!【什么沙雕】然后突发奇想来个佣园吧,all园使我快乐!还有我喜欢叫佣园,来矫正我是布丁的麻烦离开。
  是寄生狼奈×女巫黑艾!想起一个神话故事觉得很适合这个人设!有佣医园医!是大三角!以及tag的话怕打错,就只打佣园了,私心佣园!(இдஇ)
  哦对了我要改成新的写文格式了!【什么沙雕】
  严重ooc!严重!是刀!单向恋!有番茄酱!欢迎大家摸到面包上吃!【什么沙雕】
  准备好了吗?开始!

奈布·萨贝达喜欢上了一个人,她叫艾米丽·黛儿。她很善良,经常帮助村子里的人们疗伤,对于贫困的人们,这位来着大城市的医生并没有嫌弃,而是温柔帮助,只收取少量的费用。这导致了她的生活并不是很好。

奈布每天躲藏在村子的周围观察着艾米丽,看她温柔的笑,温柔的给别人疗伤,收取着微弱的费用住着破旧的茅草房,奈布很心疼。他每天早上都会送一些野果,他知道艾米丽即使饿的不行,也不会去吃那些小鸟儿,而是把她们轻轻的埋葬起来。

奈布·萨贝达很苦恼,因为他不是人,他被狼寄生,无法向艾米丽倾吐心意。他寻找无数办法,甚至撕咬自己,企图把那该死的狼皮撕下来。可即使撕掉了,不过多久就会又长出来。

只能……去寻找那位黑女巫了。

艾玛·伍兹喜欢一个人。他的名字是奈布·萨贝达。可惜,他不喜欢她,他喜欢艾米丽·黛儿。艾玛·伍兹讨厌艾米丽·黛儿。以艾玛的能力,不知不觉干掉一个小医生完全没问题,但是那样奈布会伤心,她不想看到奈布伤心

艾玛·伍兹很烦恼,她该如何让奈布放弃艾米丽去喜欢她呢?

敲门声响起,艾玛拿起她的法杖踏踏踏的走去开门。她已经知道是谁了,是奈布。已经知道他想干什么了,请她剥去狼皮,然后去找小医生。但她还是开门了,她想好了。

艾玛微笑着面对门外的客人,看着自己的心上人说着关于别人的话语,艾玛说:“滚你*的。”

……,才怪,本来要一次写完结果咕咕咕了,发文证明我活着。分上下写完吧。(இдஇ`)

【赛我】神的逆子

   前言点头像看第一章
                             三

  昨天那个小女孩又出现了,她依旧说着奇怪的话语,“要快一点”“时间不多了”……她还哭了,冰凉的泪滴在你的脸上,像是在埋怨什么。你醒了。
  今天又要边解放区域边带小屁……伊萨克巡查了。真是拖了格雷穆和赛斯的福。什么?希罗?他收个黑核就带着自己的神器使玩去了,乐得于晏华把工作分给你,一点都没有被分职的伤心。
  这真是把人当免费劳工了!
  带伊萨克巡查没多久就得到了一个论坛消息【高校学院附近的烟雾】,看起来像是起火了?这时晏华也发来了消息,叫你去看看是假火警还是真事故。你对此也有些好奇,便想着去看看。你要叫上伊萨克来着,毕竟高校学院旁边就是教会,但是怎么着都找不到他,只好自己一个人去查看了。
  到了教会,不出意外的看见了赛斯,赛斯哭丧着脸在找什么,看见了你,他上前来搭话,说了一些“小狗丢了,小狗会惹麻烦,会逃避但是很乖”这样的带有暗示性的话语。“小狗”是什么?他为什么会和正在调查烟雾的你说这些?你并不知道,但隐隐约约能感觉到什么。和赛斯一起寻找烟雾的源泉,你发现了一个带有幻力波动的巨大爪印,像是什么野兽跌跌撞撞地跑到这里来,却在下一秒消失了。
  你准备把这事报告中央庭,毕竟这样大的家伙你也是懒得折腾,干脆就交给中央庭吧,希罗也,该,干,点,正,事,了。
  刚刚拿去战术终端,你的手就被赛斯握住了,你一愣,正想抽回,赛斯就笑了起来。。他歪头看着你,对你说:“指挥使,你多心了,只要你不告诉中央庭,谁都不会有事。”
  意有所指吗,赛斯接着说,“也不要担心小狗的是,只要放上他的玩具,小狗就会灰溜溜的回来啦。”玩具又是什么。
  赛斯还是笑着看你,你敏锐的发现了赛斯的奇怪,他的笑,不对劲。他之前,一直都是没心没肺,准备充足的笑,这次的笑很苦,就像……那杯咖啡。
  你装作不经意的告诉他笑的不像赛斯了,以朋友的身份承诺会保护这个“秘密”,并约好了会在某个黄昏去找他,聊聊“小狗”。
  在回中央庭的路上,你心里想着各种事情,总觉得有些不甘,什么不甘?你也不知道。路边的小石子被咕噜噜踢向身后,听见了细微的响声。啧,达尔维拉还在跟踪你,那就假装的笨一些吧。
  见到晏华,你支支吾吾的说出假火警,燃烧的烟头等不实际的假话,“神之头脑”晏华一眼就看出你在说谎,庆幸的是他没有看出来你真正想干什么。希罗当然也看出来了,他俯身过来,贴耳警告你,中央庭和教会你不能获得完全的信任,我来帮你看清这个事实等威胁你的话语。可惜他计划的太好了,他以为你只是会受欺负的小孩而已。你用折叠刀的刀柄在他的腰上压了一下,然后无害的抬起头来,颇有被威胁的恐惧感。
  希罗被晏华叫开,在走之前还笑着拍了一下你这个“被威胁很可怜”的后辈的肩膀,晏华解释说是道歉,可你看来更像是被锁定。晏华向你劝说更相信中央庭,然后也走掉了。
  接下来就是繁琐的战斗,只是身边少了个小屁孩。

安利!

您好抱歉打扰了。
这里是莫辞。
来安利一个朋友。
是心韩彻小彻!! @AHø心韩彻の九景
他超棒超好!去找他约稿!
物美价廉!稿子颜色饱满,光度也好!稿子质量好,时间也会略长一点,请耐心等待,因为认真的小彻在认真的画<(。_。)>关于要什么样的稿子,价格如何,画风,色彩规格等balabala,请加人讨论!
QQ:2829377837
微信:lingza618

【杰园】七夕小甜饼

  轻微ooc。
  杰园向注意避雷。
  准备好了吗?出发!

  阳光自窗户进来,轻轻悄悄的落在柔软的大床上,艾玛·伍兹打了个哈欠,依依不舍的从床上爬起来。又要开始游戏了。
  今天是杰克的限免诶,艾玛查看日历后说,她要打扮的好看一点才是。于是她穿上自己白色的那件花童装,兴高采烈的寻找她的杰克先生。
  第一局遇到的是裘克,毫不留情的菊花冲刺了所有人。裘克·四杀达成。艾玛在赛后抱着自己嘤嘤嘤。
  第二局遇到的是里奥老父亲,老父亲用脆脆鲨淘汰了其他三人,留下艾玛。老父亲和艾玛玩的十分开心,就在艾玛以为会杀三放一的时候,被飞天了,原来只是没找着椅子而已啊。艾·誓要拆光所有椅子·玛继续抱着自己嘤嘤嘤。
  第三局终于遇到了杰克,艾玛很激动的整理头发和衣物,结果是个魔系,还因为没有椅子而把所有人放血死了。艾·要绝望了·玛持续嘤嘤嘤。
  第四局艾玛已经换下了白色的花童装,却没想到穿着白纹大触的手杖杰克来拜访,他在转身拜访的时候,不经意的看了艾玛一眼。艾玛立刻换上了花童装。
  果不其然的被公主抱了,杰克温柔怀抱着艾玛,浓郁的玫瑰香气充斥在空气中,杰克时不时低头挑逗一下艾玛,惹的小姑娘的脸红和那玫瑰花似的,不,艾玛比玫瑰花更好看。杰克轻柔地在艾玛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放在了地窖旁。小小的花童对他挥手致谢,却又被挑逗的红了脸,最后跳进了地窖。


其实就是来自我一个白纹大触杰克想要花童小姐的怨念。

关于我

  哦吼吼看大家都写了那么我也来凑个热闹吧。
  1.名字  这里莫辞可称小莫或小辞,还有一个名字是祭肆SAMA,这是游戏里的名字也可以进行称呼,祭肆或者SAMA【??】!没有换名字头像是因为怕认不出我,毕竟这不是微信。
  2.习惯  这里划重点【敲黑板】,我个人说话喜欢带句号,对句号,只是个人习惯而已,不存在什么高冷做作的,上次问一个作者封面授权的问题,带了句号,结果被说高高在上很作……蛮委屈的呢。<(。_。)>
  3.文风  因为算是半个写手所以来说一下。毕竟喜欢写刀,毕竟糖也写不好。偶尔会有小清新休闲风,但大多数都是带番茄酱的和粗口的。毕竟本人也是……不!这个不是!我文静端庄是好人!
  4.画风  终于还是谈到这个话题了啊,其实也是个画画的,但是画的不好就是了,偶尔会放一下画出来,毕竟一放出来可能会掉粉……。
  5.如何勾搭我  点过红心蓝手关注的,只要你主动,我们就可以成为好兄弟!
  6.转载  我这种辣鸡估计没人转载,但还是要说一下嘛,只在老福特上发文,只在老福特上发文,然后可以转载,和我说一声表上作者名字就好了。
  7.讨论  虽然说是辣鸡,但讨论的能力还是有的,有时会飙脏话。
  8关于cp向……all我,第五人格all园,all社,all医都吃,特爱杰园双军,雷jycl。永远的七日之都幽桐只吃幽我除外,其他都吃。崩崩崩特爱琪芽,其他也吃。
  9.没有了  就这样吧没啥说的了,有会在加的。